[2021年美联储加息可能性]美联储加息是2022年扰动全球资产定价的线索

美联储加息是2022年扰动全球资产定价的线索。传统意义上的美债是全球无风险利率的坐标,也就是风险资本的机会成本。它的上涨将损害风险资产的价格,尤其是长期资产的价格。那么,美债与美债收益率相对利差的扩大也导致美元走强,非美货币普遍承压,从而扰动跨市场资金的预期收益率。

[2021年美联储加息可能性]美联储加息是2022年扰动全球资产定价的线索

我们通过三个维度观察实际利率:实际政策利率居民和企业实际贷款利率美债实际收益率。可以看出,在低政策利率和高通胀的背景下,三个维度的实际利率都没有回归到正值,其中居民和企业的实际贷款利率接近于正值。在“全曲线实际利率回归正”的明确目标下,除非出现典型的衰退,否则美联储将继续推进紧缩进程,甚至接受一定程度的浅度衰退。

需求旺盛而供给疲软是导致这种高通胀持续的主要因素,政策利率向上传导到需求端存在经验时滞;供给端仍存在较高的不确定性,原油和食品价格仍有上行风险;薪资增速见顶,但粘性大。密歇根大学一年通胀预期仍处于4.8%左右的高位;薪资增长的先行指标——劳动力市场差异指数刚刚见顶,其向薪资增长的传导仍处于初级阶段。总体通胀下降速度存在不确定性。

虽然每个阶段都有较大波动,但整体美债收益率仍存在上行风险。在这个周期的顶峰玩这个游戏还为时过早。第一,美联储用隔夜逆回购利率作为联邦基金利率的下限,在RRP上是货币市场基金可以获得的无风险利率;美国债券收益率需要与人民币汇率相匹配,才能吸引美元流动性。第二,美债需求疲软在中短期内难以逆转,进一步支撑美债收益率。第三,财政部支持美元流动性的TGA账户可能在年底结束,这将导致美债流动性进一步收缩,引导美债收益率上升。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艾苟科技集团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