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类别代码用一个拉丁字母表示,类别代码由两个阿拉伯数字表示

顺裕水务一直绞尽脑汁避免“水务生产与供应行业”的行业定位,或与创业板“行业负面名单”相关;而且,公司与公司股东实际控制人公司之间的交易未被认定为关联交易似乎不合理。

安徽舜宇水务有限公司自去年6月在创业板上市以来,已有一年多的时间,但仅完成了首轮询价,上市进度相对缓慢。究其原因,恐怕其行业定位一步就与创业板“红线”有关。随着深圳证券交易所对板块定位的更严格验证,其是否符合“三创新、四创新”的要求还有待验证。

更重要的是,顺裕水务与其部分供应商之间的关系复杂。相关供应商的关联公司不仅是顺裕水务的股东,而且在双方实际控制人之间拥有巨额资金。因此,双方之间交易的公平性值得怀疑。

玩弄行业定位

或踩上创业板行业的“红线”

顺裕水务是水务公司的一项主营业务,为二次供水和废水处理业务,所谓二次供水业务是指民用和工业建筑为生活用水和饮用水提供压力,需水量超过城市公共供水或自建设施供水网络的能力,通过储存,加压供水设施,如管道供水用户或私人使用。对污水处理业务更为了解,即通过承接污水处理设备销售和安装项目、污水处理项目等方式开展业务。

然而,有趣的是,舜宇水务在招股说明书中并未将其行业定位为水生产和供应行业,但供水业务被界定为特种设备制造业,污水处理业务被划定为生态保护和环境处理行业,界定标准依据中国证监会发布的《上市公司行业分类指引》。

本文件列出了行业分类的结构和代码。关于行业分类的原则和方法,《指南》明确规定,根据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上市公司的经济活动分为类别和两级类别。因此,类别代码用一个拉丁字母表示,类别代码由两个阿拉伯数字表示。

《红色周刊》再次审视了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国家经济产业分类》,该分类清楚地详述了每个类别下的二级分类。其中,水生产和供应行业包括自来水生产和供应、污水处理和回收以及其他水处理、利用和分配。由此可见,顺裕水厂的污水处理业务是水生产和供水行业的细分。

根据上述中国证监会指引中的行业分类原则,“当上市公司的业务收入比例大于或等于50%时,将其分类为该业务的相应行业”。据招股说明书披露,2019年至2021,舜宇污水处理销售收入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40.53%、55.30%、56.21%,两年后业务收入占比超过50%。从这个角度来看,它应该属于“水生产和供应行业”。

[今日快讯]

那么,顺裕水务为什么要绞尽脑汁避免“水生产和供应行业”的行业定位呢 事实上,这与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布的“行业负面清单”有关。

事实上,随着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创业板定位检查的更加严格,最近,由于行业定位问题导致IPO终止的企业不在少数,比如一些茶叶企业,在三板上市期间披露的行业分类为“茶叶种植、研发、加工和销售”,而“葡萄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属于创业板上市行业。根据该企业在创业板IPO备案,根据国民经济行业分类行业可能被定义为“食品、饮料和烟草制品专业零售”,在随后的查询中,深圳证券交易所要求其披露的行业被认定为“零售”而非“精茶制造”的合理性,最后是茶叶企业的“面子”。

还需要补充的是,创业板“行业负面清单”并不排除上述行业的所有公司。如果创新型和创业型企业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自动化、人工智能、新能源等新技术、新行业、新商业形式和新模式深度融合,则不受限制。对此,深交所要求顺裕水务结合技术优势、产品创新、市场空间、市场容量、客户拓展能力、成长性,并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优缺点进行比较,阐述“三创新、四创新”的具体特征。

在对询问信的回复中,顺裕水务列出了其获得的许多奖项和行业相关技术。然而,它没有具体说明它的技术是如何创新的,以及它比同行业的可比公司有哪些优势。是否符合“三创新四创新”还有待论证。因此,此次能否成功上市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与供应商的良好关系

因此,类别代码用一个拉丁字母表示,类别代码由两个阿拉伯数字表示

有人怀疑重要的关联方交易尚未披露

顺裕水务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其股权结构可以说是顺裕水务的亲戚。

邓邦武和闵长峰直接或间接控制顺裕水务65.12%的股权,是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真正控制人的姐姐、哥哥、表弟、姨妈、叔叔等都是公司的股东,邓邦武的表弟李广洪也在公司担任董事、总经理。在股权更加集中、公司“家族成员”更多的情况下,公司内部控制难以控制,治理难度相对较大。

事实上,顺裕水务的股东不仅有许多真正控制人的亲属,而且也是供应商的真正控制员。据申报数据显示,2017年3月,天津滨海城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通过新三板增资,以5元/股的价格入股顺裕水务股东,天津滨海房地产为张控,但张控另一家公司-天津竹宗集团有限公司,顺裕水业供应商。

上述情况表明,顺宇股份供应商的实际控制人通过另一家控股公司投资顺宇股份,避免了供应商是公司股东,但渗透后的受益人都是实际控制员本人的情况。

有趣的是,《红色周刊》发现,顺裕水务的真正控制人邓邦武和供应商的实际控制人张涛似乎有着非常密切的个人关系。根据对质询函的回复,2017年12月15日,邓邦武向张涛借款400万元用于资金周转,2018年邓邦武共偿还250万元。2019年1月4日,张涛因个人资金向邓邦武借款480万元。两个人有如此大量的金融交易,当一方遇到麻烦时,另一方愿意掏钱帮助,这表明双方的关系很深。

不仅如此,顺裕水务与天津住宅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之间的关系也并不普遍。数据显示,2015年9月,天津住宅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熊彦军通过安徽昊宇投资合伙公司间接持有发行人30万股股份,间接持股比例为0.24%。安徽昊宇为公司的员工持股平台,事实上,熊彦军是享受“内部员工”待遇的,以2元/人的出资额向舜宇水务投资。对于上述低投资,顺裕水务表示,“熊延军和邓邦武是合作伙伴,因为外部投资者认可邓邦武和顺裕水业发展投资和购买股票。”

根据询问回复,天津住宅管理公司是顺裕水务新总部基地建设项目一期和二期的供应商。项目一期和二期分别于2017年12月和2018年12月签订,投标价格分别为1.15亿元和3828万元。顺裕水务表示,该公司已通过其委托的招标代理机构安徽中基工程咨询有限公司进行了招标,并在经过严格、标准化的评估后,确定天津住宅管理公司为中标人。

但问题是,据透露,在第一阶段的项目中,天津总经理与竞争对手的第二个中标候选人的报价相差约600万元,相差率约为5%,单从金额上来说并不小。而且,顺裕水务也没有解释天津居民一般出价高于或低于第二名的候选人。

有趣的是,2018年10月,该项目的一期再次增加,新建设项目的合同价格为2400万元。顺裕水务表示,为了保持施工的连续性和便利性,满足项目的功能支持要求,由原中标人实施,双方没有重新执行招标程序。令人费解的是,为什么在项目首次招标时没有明确说明项目的范围。如果新项目是临时性项目需求,那么,不以招标的形式,直接向关联方、双方的公平价格和如何保障 对此,公司仍需做出详细解释。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艾苟科技集团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