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山在会上听到的合并重组方案草案与律师前一天所说的基本相同

原标题:猎豹汽车之死

它不会是最后一家倒闭的汽车公司。

7月15日,猎豹汽车等6家“长风”企业并购重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正式召开。张山在会上听到的合并重组方案草案与律师前一天所说的基本相同。

35岁的张山现在成了“老赖”。他不能注册一家公司开始新的业务。他只能依靠朋友们兼职做一些二手车生意。

7月17日,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后的第二天,王强和数十名经销商聚集在长沙,希望与猎豹有一个令人满意和完整的“切割”。与此同时,猎豹汽车厂仍有一些闲置了两年多的未完成工程测试伪装车,等待新车主。

猎豹之死

这一时期也是猎豹最辉煌的时期。猎豹汽车引进了三菱帕杰罗越野车的制造技术,在此基础上开发了一系列猎豹汽车产品,其中最著名的是“猎豹黑金刚”。这一时期的发展也在消费者心中树立了“军警车辆”的形象。

猎豹汽车的另一个转折点发生在2009年,广汽集团完成了收购。在这一轮收购后,广汽集团接管了与三菱的合作关系,并于2012年成立了广汽三菱。同年,猎豹汽车与广汽集团“分手”,从广汽集团回购了原“广汽长风”永州基地的所有车辆资产,以及“猎豹”品牌商标的所有权。

从这一阶段开始,猎豹已经重建了其研发、销售、供应链和制造体系,建立了北京汽车研究院和长沙工程院两个研究所、三个关键零部件公司和四个汽车制造基地,年生产规模为50万辆SUV和皮卡。

此外,猎豹汽车还宣布了混合所有制改革,重启了猎豹股份的IPO流程,计划再次登陆资本市场,并设定了“十三五”目标,即“到2020年实现年产40万辆汽车,销售收入400亿元,净利润20亿元”。

2015年,cheetah发布了其第一个转型和开发工作CheetahCS10,并开始大规模招募经销商。由于军改、民企和国有企业的品牌背景,猎豹汽车的扩张没有遇到太多障碍。张山和王强均于2016年进入猎豹汽车网络。

在他们上网的头两年里,猎豹汽车的销量也大幅增长。2016年销量为9.32万辆,同比增长1倍以上。2017年,猎豹的销量达到12.5万辆的历史峰值,同比增长超过34%。

猎豹汽车信心大增,加速扩张,2018年销售目标为20万辆,投资100亿元新建工厂。张山表示,2018年,猎豹还增加了100多家直营店,这引起了经销商的强烈不满。当时,张山没想到猎豹的迅速扩张会带来巨大的隐患。

2019年3月,张山也计划满怀信心地工作,并提前支付了巨额汽车款。

[新闻热点]

然而,在2019年,猎豹汽车的情况恶化了。首先,该公司宣布,由于质量问题,将在全国召回147000辆CS10汽车,这几乎相当于过去三年该主要车型的总销量。其次,由于没有“国家六大”排放发动机,不可能生产和交付“国家六”排放车辆。

2019年7月,“国家六号”首次在重庆试驾时,张山没有收到猎豹的“国家六号”,他的店里也没有车。后来,店内的备件供应也被切断,客户到达店时没有备件可维修。

张山指出,许多猎豹车主只能选择二手车,但没有售后服务的二手猎豹车的价格直接“跌破”。在张山看来,虽然产品投诉率和失败率确实很高,但他们并没有在两三年内破产。猎豹汽车的“猝死”更多是由于快速扩张造成的资本破裂。

2021 8月31日至2022年3月16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裁定对“长风系列”猎豹汽车、长风集团、长风动力、长风猎豹、丰顺车轴进行重组。今年4月28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根据管理人的申请,上述企业和长城花冠的六家企业应进行实质性合并重组。

清算率低引起的不满

2022年3月25日,猎豹汽车公司经理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实质性合并重组裁决,理由是猎豹汽车、长风集团、长风电力、长风猎豹、长风汽车、长丰汽车、长峰汽车、长龙汽车、长虹汽车、长凤汽车、长鹰汽车、长飞汽车、长三角汽车、长锋汽车、长洲汽车、,丰顺车轴和长城华冠具有高度混合的法人资格,区分关联企业债权债务的成本太高。接下来的一个月,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长风集团的六家企业进行了实质性合并和重组。

根据猎豹汽车六家企业并购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文件,经猎豹汽车审计机构审计确认的长风集团等六家企业及其他六家企业货币资金总额为10760万元,共25块土地。各类建筑总建筑面积约46.73万平方米,用于生产汽车及各种零部件。研发各类机器设备12782台/套/台/件,部分机器设备抵押、融资租赁等,此外,猎豹汽车等6家企业对13家公司有长期股权投资,均处于关闭状态。

进入破产重组程序后,猎豹汽车债权人共申报债权1358项,总金额159.5亿元。其中,经销商和售后服务商申报金额为5.5亿元;供应商和合作开发商申报金额29.2亿元;金融机构、融资租赁等贷款债权51.3亿元。

经审查,猎豹汽车重组案管理人初步确定债权金额近70亿元,未确定申报债权金额60.2亿元,暂确定债权金额20.2亿。

但截至目前,猎豹汽车可用于偿债的资产仅超过20亿元,其中新重组投资者投资8亿元,猎豹长沙分公司设备处置12.16亿元,公司账户余额超过4220万元。

猎豹汽车的经理建立了两个关于偿付能力的模型。在同一资产范围内,长沙分行正在清算的机器设备等可变现资产总额约为17亿元。财产担保债权、交易税、经理报酬、职工收入等优先债权总额约14.83亿元,剩余可支配资产2.77亿元,普通债权预计清算率约3.31%。

重组过程中资产价值有所提升,剩余可分配资产总额增加至7.33亿元,相应普通债权的计算清算率提高至8.74%。

具体而言,以财产担保的债权在相应特定财产的可变价值或评估价值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不能全额受偿的部分转化为普通债权;员工债权以货币形式100%清偿;100%的纳税申报应以货币支付;普通债权60万元以下部分按30%结算,60万元以上部分按7.46%结算。

经销商和供应商的债权属于普通债权。根据重组程序,整体平均清算率为8.81%。

猎豹汽车的经销商李阳表示,由于没有汽车可供销售,全国的猎豹汽车经销商遭受了巨大损失。猎豹汽车制造商拖欠经销商约2亿元的返利费。一些经销商向cheetah automobile支付了车款,但未能收回车款。这些费用总额约为3.4亿元。

贾烨表示:“四川的大多数经销商尚未返回网络。这不是因为我们不想返回,而是因为有很多客户投诉,主管部门不允许我们取消公司。”。

伟马参与破产重组

根据相关协议,将保留参与重组的长风集团、猎豹汽车、长风猎豹、长风电力、长城华冠和丰顺汽车桥六家企业实体。但是,企业的所有股权将免费转让给宏电新能源。

此外,在长风电力、长城华冠和丰顺轴上,宏电新能源预计将分别投资6000万至8000万元、3000万至5000万元和2000万至5000亿元,用于公司的重新投产和后续运营。

虽然威马汽车在红电新能源的份额不高,但在此次重组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根据并购重组方案草案,收购“长风系列”后,宏电新能源将专注于纯电动乘用车的大众市场,价格为15-25万元/辆。威马汽车将提供从三辆电动汽车到车辆校准、智能驾驶舱和智能驾驶的技术支持,并考虑通过威马汽车的既定渠道销售。宏电新能源还将全面借鉴威马汽车的内部培训、激励政策、薪酬体系和监督机制。

公众信息显示,在宏电新能源成立之前,伟马汽车新能源汽车项目落户衡阳启东县贵阳工业园。2020年7月,衡阳市在《关于落实新发展理念,大力建设现代工业强市的意见》中提出,建设以新能源汽车为龙头的区域汽车产业基地,力争到2025年实现全市汽车产业产值1000亿元。

然而,威马在中国温州和黄冈有两个生产基地,生产能力明显高于实际销售水平。此外,伟马汽车成立于2016年,曾是汽车制造新力量的第一梯队。然而,近年来,它显然落后了。今年上半年,威马仅售出16031辆汽车,同比增长2.3%,而行业整体增长率为122.8%。大多数业内人士对威马的技术和管理产出能力持保留态度。

一位熟悉湖南汽车行业的人士表示,主管部门的意图是保留当地的生产资质和生产能力。然而,作为汽车行业多年的员工,他认为汽车行业的重组是不可避免的。特别是在2022年,技术革命将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不仅边际独立汽车企业,二线合资品牌也将退出市场。

事实上,在过去几年中,传统汽车企业和汽车制造业的新力量进行了几轮重组。夏利、昌河、哈飞、华泰、中泰、大城、汉腾、赛林、白腾、博君已成为历史。


1b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艾苟科技集团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